坠落禁止.

【凹凸|雷安雷】Day Of Commemoration

ooc预警
角色死亡注意

=================================




雷狮去世的两年后,安迷修收到了他的情书。信封上还粘有一朵枯萎的桔梗。易碎的花瓣上皱着鬼脸,让安迷修看到了雷狮那自带嘲讽味道的高傲笑容。雷狮在世时活的像是贵族和地痞的私生子。在他们的交往纪念日安迷修被独自骗上摩天轮,雷狮让卡米尔切了整个游乐园的电源,留他一个人在高空瑟瑟发抖,自己回家开了一整箱的艾丁格喝的烂醉。安迷修从来不盼望雷狮对他的爱能和他对等,但偶尔也会想听雷狮说直白的情话。雷狮却是永远处于叛逆期的小鬼,以不让安迷修如愿为最高追求。直到他被换上平日不穿的西装在雨天哼着小调走向另一个世界,雷狮都没让安迷修如愿。而如今安迷修却收到了雷狮的情书。


为什么是现在?


安迷修把信和花一起插进花瓶。信封在夕阳下像是在燃烧。燃料的是他们幸福巅峰的回忆,安迷修怕被烫伤一样捧着杯子呆看着它,却看到了雷狮坐在餐桌上托着腮帮翻着杂志等晚饭时的样子。晃荡的脚上还挂着即将掉落的拖鞋,清晰的好像昨晚他还在坐在这里,等着送到嘴边的饭和找安迷修的茬的机会。


众人都说他们是为了吵架才选择在一起的,安迷修觉得这个说法不错。在与雷狮相识以来的九百多天里,吵架和动手是他们永远的主旋律。他们像是以此来证明自己爱对方爱的多深一样,在家具和肉体上留下伤痕,述说着某种誓言。


雷狮离开的那天他也还是在和安迷修打架。安迷修在偷偷往他行李里塞上雷狮常用沐浴露的时候被他抓包。最后他们打到了床上,在飞机不久起飞的胁迫里侵占对方的身体。时间成了拿来灭火的汽油,那场性爱在火焰中如同泰戈。而这一切都像是为了把所以细节烙印在记忆里。至今还在发出焦灼的气味和炽热的高温。那瓶沐浴露最后没有时间掏出来,所以安迷修去收雷狮物品的时候行李里一股薄荷香精的气味,就跟雷狮洗完澡时散发的一样。而雷狮离开时却带走了安迷修的味道。



为什么是现在?雷狮。


在杯子里的热水见底时安迷修把信封抽出来。他最后一次收到雷狮的礼物是在一个特别平常的日子。雷狮总是想到什么是什么,只要他愿意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是狂欢节。那天在雷狮眼里可能就是狂欢节。他拉着安迷修去参加隔壁小镇的酒吧喝酒,和一群留胡子的大叔喝的如同互相托付性命的兄弟。穿着长裙的姑娘问安迷修要不要来一杯,从不喝酒的安迷修笑着婉拒。他抿着橙汁在热闹的人群外围看着雷狮举酒杯的样子,豪迈的像是打了胜仗回来的罗马大帝,快乐到笑声都在灼热的空气里跳舞。


回家的时候雷狮拉着他在卵石小路上奔跑。周围的高墙上挂着常青藤,枯萎的枝茎在墙体上描绘出最古老的纹章。雷狮的笑声张扬在秋季夜晚温暖的空气里。安迷修任他拉着跑,感受世界上最舒爽的风吹拂他的脸庞,享受世界上最悦耳的笑亲吻他的鼓膜。他们在一栋披着绿色瀑布的围墙下亲吻。让苦酸乙的苦味和橙子的酸味在口腔混合,从此变成安迷修心里最赞的味道。


掏出的信纸薄薄的一张,折痕随意并未对齐,只有安迷修半个手掌大。安迷修掰开信封的嘴巴抵到眼前,信封里没有留下隐秘的话,干净的让他沮丧的叹了口气。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薄荷香精的味道。雷狮没有留给他寻宝游戏。



雷狮离开后,安迷修有时会梦到雷狮。梦里他们坐在屋顶上,脚下是一片灯火辉煌,橙黄发亮的地平线烙在雷狮紫色的虹膜,挑染出迷幻的色调。他们身边放着冰镇过的啤酒,是雷狮最爱的艾丁格。安迷修渴望他能说点什么,但雷狮只是偶尔转头冲他笑笑,那对虎牙还是形状姣好,而笑容的弧度仍带着抹不去的骄傲。醒来的安迷修时常不愿睁开眼,雷狮的身形短暂的留在了他的视网膜上,在如同散落在地表星屑的灯火里冲他微笑。即使雷狮大部分时间里不会冲他笑的那么美好。


安迷修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卑劣,那笑容分明是他钻雷狮的空子,私自描绘在雷狮脸上的装饰品,加速了雷狮真正模样在他脑中模糊的进程。而为了抵消罪恶感,他不得不爬上屋顶,在身边放上啤酒,在啤酒旁放上雷狮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就像雷狮厌恶安迷修身上大部分精神和守则一样,雷狮曾多次对安迷修那股做作的仪式精神嗤之以鼻。这场没机会被雷狮鄙视的仪式让安迷修觉得寂寞,如今陪他打架的对手都只有妄图把垃圾袋撕碎的野猫。安迷修在让他发抖的晚风里替雷狮举起酒杯,说你可要原谅我啊,毕竟有时候我会突然想不清你的长相。人的记忆就是这么不可靠。安放在实木相框里的雷狮留给安迷修一个后脑勺,照片模糊且只有小半张脸,显示拍摄者的偷拍技术不够纯熟。这不怪安迷修,雷狮根本不怎么拍照,所以他拥有的雷狮几乎照片都是这样。那时安迷修拍后心虚,如今却万分后悔。哪怕是冒着被雷狮卸掉手臂的风险,他也该去拍几张雷狮的正面照,以拯救自己逐渐模糊的记忆。毕竟再好的艺术品修复大师都希望能有原物参考。


而现在是半年来雷狮身影最清晰的时刻。越过那枯萎的桔梗,安迷修能看见雷狮百无聊赖的摸着某次打斗时在桌上留下的凹痕,哼着某支乐队的曲子。他收藏的乐队CD太多,至今安迷修都没能听完书架上堆放的一半,雷狮却总能记住所有的乐队成员和他们的任何一首歌。安迷修曾一度希望雷狮能那么对他,但连他自己也只能对花草树木的一切如数家珍。所以他们平时都在聊什么?安迷修有些发愣。雷狮离开的太久,他都想不起来他们是怎么呆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了。如今雷狮的信带来了雷狮的亡灵,粗暴的清理着安迷修脑袋磕里堆积着尘土的地方,连同安迷修故意拆去路标放逐的地方都强硬的闯进去观赏。


在雷狮离开的那天安迷修翻出了雷狮的所有珍藏。他是不会喝酒的人,开始怎么也打不开的瓶盖让他委屈到眼里擒满了泪。啤酒第一口下去他差点吐出来,在‘雷狮是怎么喝下去这玩意儿的’震惊感里安迷修一杯接一杯的往自己胃袋里灌。味蕾估计被麻痹了,安迷修只感觉和胃袋下沉的还有自己的一切感官。最后一瓶还有一半的时候他打开冰箱,却想起自己根本没有买橙子。那一刻安迷修直接大哭出声,眼泪换了一轮,落下的这些不是因为委屈。他为想要雷狮的一个吻而折磨自己,没有被麻痹成功的痛苦是凶狠的水虎鱼,横冲直撞于他的身体,疯狂啃咬他的骨髓。苦酸乙的味道让他想吐,他也只是继续用雷狮最爱的酒把自己灌醉。


所以为什么是现在?


安迷修打开信纸,感觉自己是摁下了世界末日的按钮。雷狮随意的字迹是轰炸他世界的陨石群,是击穿他身体留下永久创伤的达姆弹头。狂猛的凿进他的脑壳,攻占大脑颞叶的海马体。把饱和度参差不齐的回忆炸飞于天际,乱舞成水里的鱼。雷狮对给予与顺从都吝啬到残忍。即便他选择和安迷修在一起,生前送给安迷修的也不过是难以复制的高瘾性苦酸乙橙子饮料。安迷修至今都在戒断症状里抓挠自己的身体,拼命抑制着歇斯底里,连缓和药物都只是低瘾性的薄荷香精。他的慷慨全体现在死后。死亡总是多此一举的赋予平常的事物太多东西。如今雷狮的鬼魂散布在安迷修周遭的一切。从鞋架上无人再穿的居家拖鞋到浴室里摆放的沐浴露,全成了安迷修馆长的珍藏。安迷修任由雷狮在他耳边哼着枪炮与玫瑰或皇后乐队的歌,在梦里冲他扬起参杂自己太多臆想的笑容。


安迷修有时会悲怜自己。他自愿把自己困在不成文的誓言里,靠着悲哀为自己续命,为雷狮随时随地的进行缅怀仪式,欣赏雷狮留给他的临别大礼。说来雷狮的嗓音是怎么样的?他仰起脖颈大笑时音调都像是在跳舞。他的低音是不是有些沙哑?带着自来的慵懒?能让他想起冬日横亘在地面的阳光?安迷修强迫自己把字都读出来,好去扼制更多被掀起纷飞的记忆。老天!他大笑时音调像不像在跳舞?



——我仔细的算过了日子,这个时候咱们应该分手有些时间了。趁现在你的傻脸上布满让人想爆笑的蠢表情,容许我说句分手快乐。跟你一起的日子还算开心。




安迷修去翻信封,署名旁生怕别人不知道而写下的‘情书’二字像是在爆笑。让安迷修想起交往纪念日的隔天获救的自己回到家,雷狮对着狼狈的他笑到锤桌的可恨样子。雷狮总有办法不让他如愿,这是他恨不得刻在石碑上的最高追求。吃尽苦头的安迷修早该想到。而直觉敏锐的雷狮在某天心血来潮的写下这封情书,扬言他们终究会分开。却没想到直到他合上眼睛都和安迷修在一起。这会把雷狮气笑吧。于是花瓣上的鬼脸望着安迷修直接笑出声来。坐在对面的雷狮托着下巴看着他,似乎觉得安迷修被笑出眼泪的模样实在太蠢,他摆出了恨不得要给安迷修一拳的表情。这是雷狮对安迷修摆出的最常见的表情之一,通常预示着离他们动手还有三分钟。安迷修抖着肩膀,想起自己和雷狮打的最糟糕的一次他们不得不互相给对方抹药,并且认真检讨自己这一拳那一脚打的太轻太不是地方。可最后他们还是抱在一起,笑骂着亲吻、抚摸,在对方的身上烙下更多痕迹,蒸发着抹上的酒精,把对方的味道染在自己发梢。


安迷修用手掌给自己抹眼泪,他笑的声带发疼,好像难得挫败的雷狮骑在他身上掐着他的喉咙。爱上对方对他们来说就是场灾难。而灾后重建总是耗费人力物力。开不了瓶盖是的委屈劲儿就又来了。安迷修觉得这不公平,雷狮丢给了他那么大的麻烦,却以分手为前提给他寄了这封情书,自己去另一个世界敞开膀子喝酒。要知道他对任何一个酒友都比对安迷修来的亲切。


为什么是现在?


安迷修冲所有馆藏上雷狮的鬼魂寻求着答案。而对面的雷狮则冲他吐舌头。他站起来的时候比安迷修高,手撑着桌子能轻易触碰到安迷修的脸庞。属于雷狮的笑脸在安迷修的视网膜上越来越大,在他身后是坠落的星星燃烧生命竭力发出的光。安迷修无法确认自己的表情,此刻他心里太多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成了拥挤在碳酸饮料里的气泡,在摇晃中急着喷出容器。那气泡每一个炸开都在诉说着未出口的誓言。都在替雷狮讲着没写下的告白。



所以为什么是现在。



这种平淡无奇的日子。不过是几年前某人的狂欢节——是隔脚的卵石路,常青藤的瀑布,长裙姑娘弯起的眉眼怎么都赶不出脑海,舍不得放逐的日子。是安迷修对某种味道上瘾的日子。


啊啊···他笑时音调都在跳舞。



安迷修终于又尝到了雷狮亲吻他的味道。



END




评论
热度(21)

© SU I SE 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