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禁止.

【凹凸|凯柠凯】扇动六下

ooc预警

无差打起tag来好纠结

===========================



0.

凯莉在六岁的那年觉得安莉洁傻的无可救药。那是水蓝色天空的右下角漂浮着积雨云的燥热夏季,凯莉在自己固有领土一样的沙坑旁叫住了追蝴蝶的安莉洁。


灼烤着柏油路和水泥地的高温让社区公园只有不怕被晒脱皮的男孩和夏蝉在一旁吵吵闹闹,安莉洁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头上扎着的蝴蝶结一晃一晃,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一样,连灼眼的午后太阳都像是在为她洒下圣光。


凯莉在自己堆出的沙子城堡前强挤出一个笑。那是她花了两天完成的新天鹅城堡,完成度足可以放进沙雕博物馆珍藏,现在却被人一脚踹破了围墙。凯莉在愤愤之余不由感慨,自处理了那些小鬼宣誓主权后她一直以为自己沙坑作品的天敌是夏季大雨,没想到还有人为隐患存在,实在大意。


被叫住的安莉洁眨眨眼,她的视线在飞向树梢的木兰青凤蝶与假笑快怪不住的凯莉间来回切换,那呆愣楞的表情让凯莉以为她在深度梦游压根没醒。


“你是瞎了吗?”凯莉的笑容里带满戾气,清亮的嗓音里灌满杀气,“厉害啊,你以为你是美国第二装甲师吗?”


即便安莉洁比凯莉大了七个月也没听懂凯莉在说什么,她抠着自己的手指,看了看飞出公园天空的凤蝶又冲缺口崩塌的城堡围墙垂下脑袋。


“抱歉···占卜说今天我只需要尽情追蝴蝶就好···”


这到底是星座占卜还是扑克占卜的猜想在凯莉脑袋里绕了两秒后被归为无关紧要的一类。她捏着塑料小铲指指安莉洁,没被头绳扎上的碎发在脸庞张牙舞爪:“那也行吧,撞坏我城堡的围墙总得赔我吧。”


她连忙制止要抓沙子的安莉洁,那身连衣裙白的几乎在阳光下发光,完全比不上她身上的黑红色裙装。而且安莉洁看上去实在呆头呆脑,帮忙只可能雪上加霜。于是安莉洁掏空口袋,递给凯莉一颗要融化的柠檬汽水糖。


凯莉被酸的直蹙眉,却在汽水糖的清爽里幻想出了甜滋滋的、炸裂开的二氧化碳。她嘟囔着说这根本比不上香草奶油棒棒糖,然后挥手打发掉食指点在嘴唇呆呆望着她的安莉洁,提起干净的裙角要去修补围墙。


但安莉洁压根不走,蹲在沙坑边一动不动宛如雕像。凯莉嗔怪的看着这个女孩,自她用削好的树枝把扯她裙子、踢倒城堡的男孩收拾了之后,整个社区没一个孩子敢和她在一个英尺的距离里呆两分钟以上。


而面对这种情况,安莉洁只有在极其为数不多的时候会本着直觉开口解答:“蝴蝶还没来···”


什么跟什么啊。凯莉不由得为安莉洁的父母惋惜,丫头虽然长得还多少说的过去,可惜人是个傻子,估计长大嫁不出去都得论斤卖掉。她把安莉洁直接无视掉,乐呵呵的把有些酸的柠檬汽水糖从左腮帮推到右腮帮。



结果在第二天下午,当她的新天鹅堡圆满落成,还未来得及欣赏的时候,安莉洁踩着绑带凉鞋啪啪的跑过来,经一只宽带青凤蝶的指引从城堡大门直接闯过。


浇水凝固的沙块像是爆浆蛋糕一样裂开碎裂,她用牙签细化的巴洛克风格的门窗回廊在扭曲的瞬间以面抢地,配上刺耳的蝉鸣整个是山崩地裂的世界末日。


安莉洁走到城堡中央才感到脚下异样,她低下头看着把自己围困的湿润沙粒,白色的裙摆不可避免的被蹭脏。凯莉在一旁瞪大眼睛,表情和奥特曼特摄片里所有目睹怪兽来袭的路人一样,但她在惊恐之余有条不紊的翻着脑里的选项,想着该怎么把安莉洁打的皮下溃烂满是暗疮。


但安莉洁在她走过去拿还没来及洗好的拳头打下去之前恍然大悟的掏出了口袋里香草奶油棒棒糖。没人告诉她这个时候道歉会让她之前的破话行为像是故意为之,没事找事的让被害人怒气槽瞬间爆表。安莉洁傻的让凯莉不知道是哀其家门不幸还是立刻默哀三秒。


“抱歉···今天占卜也说我只需要安心追蝴蝶就好,”安莉洁揪着连衣裙脏掉的裙角,把棒棒糖举到凯莉下巴上,香草奶油的甜味和安莉洁身上的薄荷香搅拌在一起撬进凯莉的鼻腔,绕过心脏,抵在胃部挠痒。


“但占卜提醒我带上棒棒糖···”

 



1.

凯莉觉得安莉洁能平安长大得有她一半功劳。小孩子表达喜爱之情永远是建立在把对方惹哭的基础上,从安莉洁搬进她社区转到她学校,凯莉就被迫看着幼稚的男生扯安莉洁的头发,掀起黑色校裙吹口哨。


别的小姑娘都该面红耳赤的哭闹,偏偏安莉洁安静的站在那里任他们胡闹,活像遵圣象。每次凯莉挥着扫把和树枝把那群男孩打跑,安莉洁都站在她身后呆呆的冲她眨眼,一副没搞清事态的懵懂模样。


“我帮了你忙,你请我吃糖!”


凯莉是趁机收保护费的小坏蛋,性质比掀裙子的幼稚鬼恶劣不少。但安莉洁总是坚定的点点头,比小跟班还听话的买上棒棒糖,口味牌子随凯莉的喜好不断变化。每次傻傻的只卖一根,凯莉悠哉的丢嘴里走在前面,安莉洁伸着手指点在嘴巴上干看着她,一路跟着她回家。


偶尔凯莉悄悄回头看着安莉洁,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姑娘扎着结实的双马尾,像小鸭子一样紧紧的跟着她,而她是英勇无比的鸭妈妈,嘴里漏出的笑是甜橙、草莓、哈密瓜的味道。




 

等到上初中的时候凯莉染了指甲,格子的校裙拉高五公分。示爱的男生学会了写情书,安莉洁每次都像交作业一样准时把当天份的给凯莉,凯莉当着男生的面把它们撕成天女散花,照例是安莉洁抱着笤帚清理心碎现场。


保护费价格上涨,安莉洁就买奶油冰棒。放学后她们靠着路边的栏杆上闲聊,凯莉抬头看着橙黄的天,安莉洁看着她啃冰棒。


“我说情书这种小事儿你给我自己处理啊。”

“可占卜说凯莉能做的比我好啊···”

“——这到底是哪家的无良占卜啊?”


凯莉用粉红色的指甲敲着生锈的栏杆。她越发觉得安莉洁就是个傻子是在英语课上,午饭的面包要么是被人投了毒要么就过期数月,她捂着发虚的肚子两腿打颤,脸色白的像是黑色素全部死光。


沉溺于ABC的英语老师根本看不到她的异样,她懒得举手喊报告当着全班的面把虚弱狼狈的自己三百六十度展示。但坐在她斜后方的安莉洁噌的站起来,抱起她不理叫喊的老师转身就往医务室跑。颠簸的一路凯莉下意识的抱紧安莉洁,安莉洁的手臂比她想象的更有力量,她把脸埋在安莉洁柔软的颈窝,在薄荷香里咬着下唇攥着泪。她第一次意识到安莉洁比她大了七个月,个子比她高。




晚上安莉洁提着两塑料袋的棒棒糖来看她。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孩子。


“我以后不给你买冰棒了···”

“都说了不是冰棒的问题。”


只有凯莉一个人的家安安静静。凯莉把被子拉到下巴以上,慵懒的像是埃及女王。安莉洁把棒棒糖的塑料纸剥开凑过去,等凯莉含住后还是抓着硬纸棒不放,好像那是救命稻草。


“凯莉还是会跟我玩儿吧?”

浑身虚弱的凯莉翻了个白眼:“都说了不是你的问题。”

“那我们拉钩吧。”


凯莉直接塞进被子里反抗,好像躲进了母亲的子宫。她觉得安莉洁好傻,拉钩又不是咒语也不是魔法,要想誓言不被打破的最好方法就是不随便立誓。但相信占卜和神明,到了初中爱好还是追蝴蝶的安莉洁就是傻的莫名其妙。她举着凯莉含了一口的棒棒糖,伸手缠住散在被子外的黑发,勾在小指里摇晃,诚恳的直接把凯莉气笑。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上了高中后,告白的男生学会了把女生叫到教学楼和体育馆的隐秘后方,凯莉忙着扫荡甜品店和饰品店,无法天降。安莉洁站在凯莉班级门口看着对方扬着拉直的黑发从面前走过,抓着胸口的蝴蝶结像是迷路的羔羊。


拒绝了男生后安莉洁抱着书包去甜品店找她。凯莉吃着草莓芭菲,口袋里是安莉洁给的棒棒糖。她明明不替安莉洁打发男生了,可安莉洁还是每天投喂,如同上供。


“你看你自己不也能解决吗?”


安莉洁抿着免费的柠檬冰水,失落的听着冰块融化的脆响:“可占卜说···”

“你的占卜根本不准。”

“很准的啊···”

“闭嘴喝水。”




吃完东西凯莉带着安莉洁去逛饰品店。她做了小星星的美甲,勾着眼线扑着粉底,校裙下摆裁在风纪线附近摇晃,指定的蝴蝶领结都要进行改装。安莉洁却连眉笔和眉粉的区别都不知道。藏蓝色的校裙还是拉过膝盖的长度,披头散发还没有长大。


凯莉拿了粉嫩的指甲油,转身安莉洁却不在。她走过一个个亮着橙黄灯光的货架,看见安莉洁蹲在发饰区抱着膝盖。指甲大的装饰灯把她那双绿色的眼睛照的透亮。凯莉站在她身旁叼着棒棒糖抄着口袋,盯着小孩子的塑料发夹暗想如此老土的设计竟然还没被淘汰。


而安莉洁指着其中一个老土的设计,坚定的喃喃:“这个,适合凯莉。”

凯莉把棒棒糖咬的咔吧响:“小心我揍你。”


“很适合啊,”安莉洁伸手碰碰硬邦邦的塑料星星,又指指旁边的柠檬片,“我喜欢这个···”


她是不知道打理自己的傻姑娘,明明长的很漂亮,放假却只会穿撕了校牌的初中校服游荡,到现在都没学会去偷妈妈的口红装饰自己的笑。出店的时候安莉洁头上别了立着叶子的柠檬片,柜台的姐姐边给凯莉结账,边笑看着安莉洁执意把硕大的粉色星星摁在凯莉头上。


凯莉顶着塑料星星,感觉自己一身的打扮毁于一旦。审美还停留在小学生水平的安莉洁却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蹦蹦跳跳,心情和轻盈飞扬的裙角一样。凯莉拉着她的衣领不让她乱跑。安莉洁张开手臂环住她纤细的腰,常吃甜食让凯莉闻上去像是奶油太妃糖。


“你个丑女!”凯莉推着这个重量级的挂件,安莉洁蹭的她好痒,“别抱了!”


她嘟囔着说讨人厌的家伙快起来,安莉洁却眨巴着眼睛摇摇头。她们拉了勾,凯莉会一直和她一起玩儿。而没人会和不喜欢的人一起玩儿。



END


评论
热度(28)

© SU I SE 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