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缚少年花子君|司普】平衡螺母

ooc预警

=============================


“···没事吧阿司?”


“有事。”


一旁的男孩在老师怀里哭,惊的树丛里的鸟抱怨着飞开。在还没有学会控制哭泣的年纪,小孩儿总给人一种能哭到世界末日的错觉。柚木普拉着制造这次混乱的罪犯在院子的花坛上坐好,距离是最简单的保护,至少在这里听不到其他孩子的争先告状,也听不到老师复读机一样安慰的话,那会有罪恶感,而柚木普执意要保护众矢之的的弟弟。鸟类在头顶飞远,柚木普相信把弟弟丢给他处理的老师也想着尽快逃离这些麻烦事儿。


柚木司晃着腿,学校指定的运动鞋击打在砖...

 

【地缚少年花子君|司普】朴素的利己主义定向

ooc预警

=============================


在柚木司把手张开露出满手指的鳞粉,展示凝固的脂肪和破碎的内脏时,柚木普抑制住了拥到喉头的胃酸。基于经验的习惯性抵住了生理的本能反应,柚木普的面部肌肉却仍旧扭曲。


脂肪和分节的腿连着粘液从指缝缓慢掉落,孩子纤细娇小的手上已然是地狱食堂里的杂煮。公园角落里的蝴蝶绝对想不到自己同伴的惨状,而刽子手正一脸开心的张着自己粉色的口腔,露出的一对虎牙让他显得过分可爱,好像是在求得夸奖。柚木普觉得这样的笑容下柚木司手里的应该盛放着鲜花的,然而却总是事与愿违。


“听好,绝对不要再这么干啦。”


“为什么呀?”...

 

【凹凸|雷安雷】Day Of Commemoration

ooc预警
角色死亡注意

=================================


雷狮去世的两年后,安迷修收到了他的情书。信封上还粘有一朵枯萎的桔梗。易碎的花瓣上皱着鬼脸,让安迷修看到了雷狮那自带嘲讽味道的高傲笑容。雷狮在世时活的像是贵族和地痞的私生子。在他们的交往纪念日安迷修被独自骗上摩天轮,雷狮让卡米尔切了整个游乐园的电源,留他一个人在高空瑟瑟发抖,自己回家开了一整箱的艾丁格喝的烂醉。安迷修从来不盼望雷狮对他的爱能和他对等,但偶尔也会想听雷狮说直白的情话。雷狮却是永远处于叛逆期的小鬼,以不让安迷修如愿为最高追求。直到他被换上平日不穿的西装在雨天哼着小调走向另一个世...

 

【凹凸|雷卡】嗜冷菌

ooc预警

复健失败产物

============================


0.

偶尔卡米尔会做以前的梦。还是孩子的他坐在树干上看着天地相连的地方,黄昏削殒着白昼,柔和的晕黄绕在他红肿的眼眶。晃着腿的孩子坐在他身旁,指着昏星冲他笑。


卡米尔睁开眼的时候,原本如水母一样瘫软在沙发上睡觉的雷狮靠在阳台上吞云吐雾。烟丝燃烧着一氧化碳和尼古丁,窗外是不变的黄昏图景。察觉到他视线的雷狮一口把万宝路吸尽后碾着烟蒂。


“吸烟不好。”

“我戒着呢。”


这对打扫出数个溢满烟蒂的烟灰缸的卡米尔而言明明是不用细想就知道的谎话,卡米尔却笑了一下,不予戳破。脸上睡印未消的雷狮从厨...

 

【凹凸|凯柠凯】扇动六下

ooc预警

无差打起tag来好纠结

===========================


0.

凯莉在六岁的那年觉得安莉洁傻的无可救药。那是水蓝色天空的右下角漂浮着积雨云的燥热夏季,凯莉在自己固有领土一样的沙坑旁叫住了追蝴蝶的安莉洁。


灼烤着柏油路和水泥地的高温让社区公园只有不怕被晒脱皮的男孩和夏蝉在一旁吵吵闹闹,安莉洁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头上扎着的蝴蝶结一晃一晃,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一样,连灼眼的午后太阳都像是在为她洒下圣光。


凯莉在自己堆出的沙子城堡前强挤出一个笑。那是她花了两天完成的新天鹅城堡,完成度足可以放进沙雕博物馆珍藏,现在却被人一脚踹破了围墙。凯莉在愤愤

 

© SU I SE I | Powered by LOFTER